广记不如淡墨
引导型讲义在线上直播教学中的使用案例

关于作者:思舒杨博士,毕业于康奈尔大学查尔斯·H·戴森应用经济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与管理专业,目前在西交利物浦大学(西浦)国际商学院经济系任助理教授。其研究专注于能源与环境经济学、食品与农业经济学以及政策分析。他从硕士阶段就开始积极地接触经济学相关的教学工作,加入西浦时已成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青年教师。

关键词:线上直播教学、引导型笔记、学生参与度、学生笔记

 

前言

       受2022年初苏州地区爆发的复杂、严峻的新冠疫情的影响,西浦2021-22学年第二学期的所有课程教学全部转至线上。当时我是ECO118(Mathematics of Economic and Business)课程负责人并担任其教学任务。线上教学期间,教师们可自由选择线上录播课或直播课。为了模拟线下教学环境,同时也给学生提供更好的线上学习体验,实现更高效地教学,对比录播,我决定采用“瞩目”平台进行线上直播教学。希望通过该方式来模拟线下教学环境,一方面要求学生按照课程表安排的时间上课,另一方面鼓励师生进行线上实时互动。同时,我也要求录制ECO118所有的直播教学内容,并通过 学习超市(Learning Mall Core)平台与学生分享。

       作为一门数学课程,ECO118教学过程涉及大量的数学推导和计算步骤。尤其是在进行定理证明或计算题演算时,如何清晰明了地向学生展示这些推导和计算步骤是这门课程教学中的一个难点。在日常线下教学中,此类课程通常可以使用多张连续幻灯片来向学生逐步演示。但线上直播教学中学生的注意力难以集中在课程内容上,多张幻灯片逐步演示的方法也更容易让学生注意力失焦并感觉乏味,因此并不可取。除上述方法外,我们也可以在一张幻灯片中一次性向学生展示所有的推导和计算步骤,但这种方法明显不如逐步演示的方法。

 

线上直播教学的挑战和引导型讲义

       在设计ECO118的线上直播课讲义时,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使用包含填空的引导型讲义,让学生在参与线上直播课时与我一起完成他们的课程讲义与笔记。记笔记是记忆和学习的关键步骤,学习过程中再多的口头背诵也比不上借助笔记对记忆的帮助。也正如中国古语所说,“广记不如淡墨”。在我读本科的时候,普渡大学的 James Ealse 教授就在他的教学中使用了引导型讲义,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引导型讲义,也让我深刻体会到引导型讲义在学习过程中的重要性。随后,我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和康奈尔大学进行学习和研究时,接触到更多的使用引导型讲义进行授课的教授。每当我再次打开这些引导型讲义并阅读曾经的笔记时,那些内容我依旧熟悉。因为所有的关键点和推导步骤都是我在思考后逐字逐句写下的,而不是打印现成的答案。

       简单来讲,引导型讲义是“不完整”的课程讲义,其仅包含课程的基本背景信息和关键性要点,并且需要学生通过填补留空获得完整的讲义。下面的示例是ECO118下半学期第九课(Lecture 9, Point of Inflection and Marginal Product of Labor)教学中的同一张幻灯片,其中示例1是完整课程讲义版本,示例2是提供给学生的留空的引导型讲义版本。如示例所示,引导型讲义仅提供了关键的要点和框架,并不包括推导和计算步骤。引导型讲义明显优于快餐式的幻灯片朗读型教学方式,旨在通过(1)为学生提供课程预习阶段的指引和指导,以及(2)让学生在线上教学课堂上集中注意力。这两种方法均可以模拟线下教学记笔记的体验,并被研究证实比提供完整讲义的教学更有效(Neef, McCord & Ferreri, 2006),比没有课程讲义、仅依赖黑板的教学(Feudel & Panse,2022)更丰富等。

示例 1. 完整课程讲义

示例 2. 引导型讲义

       我使用了Notability来进行引导型讲义线上直播教学。Notability是一款适用于iOS设备的虚拟记事本App,可让使用者直接在PDF文件上书写,同时通过线上直播软件(如瞩目或其他线上会议软件)实时共享PDF文件和书写过程。Notability不适用于非iOS设备,但非iOS设备应该有类似的虚拟记事本App。借助这些虚拟记事本App,我们可以用不同的颜色、线条、样式来书写,并能够轻松绘制直线、图表等,使得整个线上直播教学过程就像用粉笔在黑板上书写讲课一样。

       在线上直播上课的前2天,学生就会收到ECO118的引导型讲义,学生被告知他们需要(且应该)阅读并理解引导型讲义中的内容,从而了解下节课的主题,并需要(且应该)在引导型讲义的帮助下阅读教科书的相关章节。引导型讲义中的“留空和空白”是通过把完整课程讲义中的关键点或关键推导步骤删除来获得的。因此学生可以在没有完整讲义的情况下获取适量的信息来自主学习下节课的内容,并在课前通过自学的方式(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学习教科书的相关章节。

       在直播课堂上,我通过“瞩目”平台向学生直播共享我的iPad屏幕并利用Notability在引导型讲义上书写。完整的课程讲义仅是我个人使用的教案/备课笔记,而不会直接展示给学生。引导型讲义里的空白的内容都会在直播课堂上实时展示给学生,例如当我在证明一个定理或计算一道数学题时我会逐步写下推理步骤,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们将与我一道逐步记录笔记并完善他们自己手中的引导型讲义。

示例 3. 我在线上直播教学中的手写笔记(引导型讲义)

       线上教学中的另一个问题是学生的课程参与率和学生与老师交流的频率难以维持在较高水平。为了解决此问题并防止学生选用快餐式的幻灯片背诵型学习方式,我不在ECO118 课程网站上发布完整课程讲义或我的手写讲义,学生也在课程初始就被告知他们将不会获得完整的讲义。由于上述措施,ECO118课里的550名学生中约有300人按时参加每周的线上直播教学。错过线上直播教学的学生或不愿意参加线上直播教学的学生,或通过学习超市校内平台(Learning Mall Core)观看线上直播教学的录像,来完善他们的引导型笔记。除此之外,我还鼓励所有学生积极参与每周的答疑课,或或与我的助教积极互动。

       选修ECO118的学生大多为本科二年级学生,他们中仍有不少人难以适应全英文课堂。在直播课结束后或每周答疑时间里,我会与学生进行沟通并听取他们的反馈。不少学生提出他们在直播课堂中跟不上我的书写速度,导致他们过度专注于记笔记而没有时间消化课程内容。之前的研究也发现过类似问题,即在引导型笔记中使用过多的空白可能会对学生的学习产生负面影响(Feudel & Panse,2022)。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在随后的课程中适量减少了填空部分,来让学生更好地消化课程内容,而不过度专注于记笔记。

 

写在最后

       新冠疫情的爆发改变了客观环境,是对教育工作者而言,我们需放弃线下教学转而选择线上或混合教学。线上或混合教学是比线下教学更具挑战性,在此期间,达成教学目标,保持课程参与率与互动都变得比以往更加困难。但我相信我们会找到创新的教学方法来为学生营造更好的学习氛围并实现教学目标,这当中包括但不限于本文所提到的利用引导型讲义进行的线上直播教学。作为一名年轻的教师,我仍处于教学生涯的初期阶段,我将继续寻求个人提升机会并向更有经验的各位老师寻求的帮助和交流的机会,以提高我的教学素养和教学技能。

 

参考文献:
       [1] Feudel, F., & Panse, A. (2022). Can Guided Notes Support Students’ Note-taking in Mathematics Lectur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esearch in Undergraduate Mathematics Education, 8(1), 8-35.

       [2] Neef, N. A., McCord, B. E., & Ferreri, S. J. (2006). Effects of Guided Notes versus Completed Notes during Lectures on College Students’ Quiz Performance. Journal of 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 39(1), 123-130.

 

 

 

 

 

 

 


作者
思舒杨博士,西浦国际商学院

发表日期
2022年09月07日